寒墨新竹

         沈巍回来了,拖着夜尊,抱着赵云澜回来的。事后,夜尊表示,有一个词,叫“双标”。

     半个月后,夜尊的身份证办出来了,随他哥的姓,叫沈夜,正式加入特调处,至于工作——看图书馆。。。据当事人沈夜表示:“不作不死,早知道当初就不吞汪徵和桑赞了。”

       俗话说得好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沈夜自打进了特调处后,就没消停过。怼天怼地怼猫怼蛇,除了他哥嫂,特调处里,就没有他不敢怼的。

        某天,沈夜又在怼猫,大庆终于受不了他的嘴炮轰击,以特调处元老的身份,召集了特调处一众牛鬼蛇神,准备对沈夜同志进行思想教育。一轮唇枪舌剑下来,战斗以沈夜完胜告终。林静一脸怨念的说:“沈夜,你说你,唉呀,怎么说,我就好奇了,烛九当年是怎么想的?就看上了你了,认你当老板。”听到这个名字,沈夜很明显的愣了愣:“烛九……?”“天呀!沈夜,你不会把他忘了吧,亏得人家把命都给你搭上了。”大庆一脸惊讶的说。“我……”沈夜眉头紧皱,仍是一脸茫然。叫过他“老板”的人很多,多多少少他都有些印象,唯独烛九这个名字,他很确定,他认识这个人,甚至清楚,这个人对他很重要,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,他的记忆就像出现了断层,烛九这个名字硬生生被从他的记忆之中抹去了。周围特调处的其他人还在说些什么,沈夜都听不到了,他挤开其他人,冲出了特调处。

       站在大街上,沈夜不知道该去哪里,好像丢了很重要的东西,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。正在这时,沈巍和赵云澜迎面走来,看见沈夜站在大马路上发呆,沈巍关切的问:“小夜,你没事吧?”半天没听见人回话,赵云澜拿手在沈夜眼前晃了晃,奇怪的问:“小夜,小夜,你怎么了?”“啊?我,我没事,就是太累了,想先回去了。说完,就飞快的跑了。“哎!你早退扣工资!”赵云澜见人跑了,连忙大喊了一声,然后扭过头去问沈巍,“诶,这人怎么了?受什么刺激了?”追出来的大庆目睹了全过程,走过去更他们说:“老赵,沈教授,沈夜他没事吧?”“你还问我?”赵云澜用夸张的语气说,“你们之前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?把人家小夜刺激到了?”“我……”“大庆同志,你这样就不对了,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,进了咱们特调处,就是一家人,要懂得不计前嫌。”“不是,老赵,我……我没干什么啊,就是之前提了一下烛九,沈夜就那个样子了。” “ 这……” 赵云澜刚想说些什么,沈巍突然说:“我去看他一下。”“哎,小 巍,你等等我。”赵云澜见沈巍脸色严肃,便也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,跟大庆交代了点事情,就和沈巍一起去找沈夜了。

        沈夜回到家,飞快的“逃”进了自己的房间,坐在床上,沈夜喘着粗气,平复着自己的心情。可是,只要一想起烛九,他就心烦意乱。沈夜从床边站起来,在房间里走了两圈,又在床边坐下,又站起来,又坐下,打开床头柜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紫色的小瓶子,小心翼翼的握在手心里,放在贴近胸口的位置。瓶子是鸦青给他的,没告诉他是干什么用的。他只知道,在最开始回来的时候,他总是做噩梦,但只要攥着瓶子入睡,就一定能睡个一觉到天亮的好觉。可此时,他看着手中的瓶子,却只觉得心惊肉跳,头剧烈的疼,沈夜在床上蜷成一团,心中十分不解,我到底忘了什么?“烛九,”沈夜在昏迷前轻声说了一句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 沈夜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,沈巍在床边守着他。“哥……”沈夜喊了他一声,“你醒了。”沈巍说。“嗯,哥,烛九他……到底是谁,我忘了很重要的事,你……能告诉我吗?”沈巍看着沈夜,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直到沈夜又叫了一声“哥?”“小夜,有些事情,没必要追究,如果事事都非要刨根问底,那人活着不是太累了吗?”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沈夜不懂,沈巍叹了口气,说:“以后你就会懂了。先休息吧。”“哥!”沈夜还想问什么,沈巍却已经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 沈夜麻利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想去追沈巍,却看到大庆懒洋洋的趴在花园里吃小鱼干。哥哥若是不想告诉我什么,我就算问了,也得不到答案,倒不如问问大庆。沈夜抱着这样的心思,转到了花园里。

       “大庆!”沈夜冲大庆喊,“怎么了?”大庆从小鱼干中抬头,“你没事了?”“哼,当然没事了,哎,大庆,我问你个事。”见沈夜神神秘秘的样子,大庆不禁提了几分警惕,上次沈夜问他问题,一次就套路走了他两个月的小鱼干,不得不防呀。“你想问什么?”大庆问。“就是……关于烛九……”“你为他干什么?”沈夜的话还没说完,大庆就炸毛的打断了他,许是发觉自己的反应似乎有点过激,大庆连忙补充道:“我……我是说,他没什么好问的,你又不认识他。”“你上午还说我认识他的,我想知道,烛九到底是谁?我又为什么会忘了他。”“小夜呀,不要总想知道为什么,就像我想知道今天的小鱼干为什么咸了,但是,知道了有什么用,咸点也挺好。”“你……”沈夜气急了“就知道吃!你们都瞒着我,那我也不问了,我自己去找。”说完,就往外跑去。“沈夜!”大庆刚想去追沈夜,却被赶来的沈巍拦住了。“黑袍大人,这……”“让他去吧,有些事,他总要自己面的对。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小巍?你回来了,”赵云澜早就在餐桌前坐好,等开饭了。看沈巍和大庆回来奇怪的问“沈夜呢?”“他出去了,估计得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他了。”大庆说“但是,我还是不懂,您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小夜真相。”“如果我现在解开小夜的记忆封印,以小夜的脾气,我怕他会受不了,更何况,有些事,自己去找到的真相,更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 沈夜在半年后回来的,带着他的小瓶子,一进门,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沈巍面前“哥,你救救烛九。”

“小夜,你……”沈巍吓了一跳,因为沈夜的脸色实在苍白的令人心惊肉跳,从远看几乎看不出这是一张活人的脸。“哥。”沈夜用央求的眼神看着沈巍,期盼着他能答应他的请求。“你先起来。”沈巍走过去搀他,被他躲开了。“哥,你答应我。”“好,你先起来。”即使沈夜不求他,烛九他也是要救的,只是沈夜的行为实在是让他有些震惊,他骄傲了一辈子的弟弟,有一天会为了别人,给他跪下。沈巍把沈夜扶到凳子上,才得空好好看看沈夜,他消瘦了不少,眉宇间尽是疲惫,想来这半年是瘦了不少苦。“林静,你去把山河锥拿来。”沈巍吩咐道。“啊?黑袍大人,您拿山河锥……”“那么多废话,小巍让你拿,你就拿呗,小心我扣你工资。”赵云澜这时候到显得十分积极,当然,是在支使林静方面。“好好好,我去,我去。别扣我工资,再扣,我就要露宿街头了。”“呵,放心吧,丛波舍不得。”祝红一脸看破世事无常的表情,毫不犹豫的怼回去。林静呜呼哀哉,心中暗叹单身的和不单身的他都惹不起,乖乖的去拿山河锥。

        这边,沈巍正询问沈夜,“小夜,你都想起来了?”“是啊……”沈夜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“这半年,你感觉怎么样?”“呵,不太好,但……值得。”真的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 林静取来了山河锥,沈夜打开小瓶子,把烛九虚弱的能量体放了出来,眼看着烛九的能量体缓缓凝实,沈夜脸上充满了期待和希望。变故却在这时发生,“这不可能!”沈夜无法相信他所看到的,山河锥在排斥烛九的能量体,他无法接受烛九将再次离他而去。“哥,着怎么回事?”他着急的向沈巍求助,沈巍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一时间没有办法。就在这时,沈夜突然想起当初沈巍从镇魂灯中救出赵云澜时,用的是自己的心头血,“如果沈巍可以,那么,我也可以。”沈夜在心中这样想。于是,在众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,沈夜抄起桌上的水果刀,就向自己手腕划去“小夜!”鲜血飞溅,沈巍看着沈夜倒下去的身影,脸色很难看,而沈夜看到的则是烛九的能量体在他的鲜血中凝聚,沈夜勾起嘴角,“看吧,烛九终究不会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沈夜作了好长一个梦,他梦见第一次见到烛九,那个笨蛋四处张望,找不到他在哪。后来他叫他老板,为他做事,沈夜嫌弃烛九的头发难看,叫他去染个紫的,烛九还就真的乖乖去了。再后来,烛九被沈巍和赵云澜算计,将死前把自己全部的能量献给了沈夜,沈夜在那时问他:“你后悔吗?”“不后悔,为老板而死是我的荣幸。”烛九的话说的坚定,和当初一样。“你有什么遗言吗?”尽管沈夜觉得“遗言”

这个词用的不甚恰当,但他还是这样问。“有,老板,帮我好好收拾特调处那群人,还有……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沈夜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怀里还躺着个人,条件反射之下,把人扔了出去。直到烛九在空中画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,然后落地,沈夜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“不过……能量体应该很抗摔吧。”沈夜抱着侥幸的心理,迅速的把烛九拖回了床上。烛九正睡的香,突然被人扔到地上,摔了个七荤八素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“老板?”“嗯?”“这是哪?”“这?这是我们的家。”

f i n


“欸,小巍哎,你说烛九一能量体,怎么不怕光啊?”

“烛九某种意义上不算能量体吧,他身体里流着沈夜的血。”


头一次写文的我,怂……😂


想来想去,竟是什么都做不了,唯有……再送你一程。

话说,上色竟然没毁!😜

突然原创……

今天也是开森的一天。镇魂回来了!😃
 
杀:老板,你笑啥?
面:没事,就是突然觉得你长的好看。
杀:天呀!老板说我好看!
面:呵,呵呵,是呀……好看。

迟到的万圣节

面:“不给糖就捣蛋!”
杀:“老板克扣工资,没钱买糖……”
面:“那我捣蛋好了。”

于是,第二天,烛九没能下床……

生日蛋糕这画风,我……无力吐槽

快画完了……😂

转眼间,我就也是当奶奶的人了😂